日志

联通光猫 GPON获取管理员密码

先用你的普通帐号登录(猫的后面板上写的)

然后再在浏览器地址栏里输入:http://192.168.1.1/backupsettings.conf,按下回车键后,将会把这个配置文件下载下来,这个配置文件就是光猫的默认配置文件,里面包含了管理员密码

我们下载完后,直接用记事本的方式将其打开,然后在里面搜索AdminPassword,找到后,位于<AdminPassword>和</AdminPassword>之间的部分就是管理员密码了,一般为CUAdmin+八位数字,比如CUAdmin12345678。

找到密码之后,就可以登陆管理员帐号了。

leetcode #468. 验证IP地址 警告

这个题不要做了,通过率低纯粹是SB,你按照标准的IPv4/IPv6以及题目的要求写代码,仍然通不过,SB!

题目提示也不要信!!!

最好的办法就是一次次试,一次次出错找到用例进行改。

浪费时间和精力。

烂题!

想体验的可以提交我下面的例程,玩玩就算了。

import re


class Solution:
    def validIPAddress(self, IP):
        """
        :type IP: str
        :rtype: str
        """
        # 判断是否为IPv4 并且是4段
        if "." in IP and len(IP.split('.')) == 4:
            if self.IPv4(IP):
                return "IPv4"
        # 判断是否为IPv6 并且是8段
        elif ":" in IP and len(IP.split(':')) == 8:
            if self.IPv6(IP):
                return "IPv6"
        return "Neither"

    def IPv4(self, IP):
        for item in IP.split('.'):
            if not item:  # 判断为空
                return False
            if not re.findall("^\d+$", item):  # 判断是否是纯数字
                return False
            if int(item) > 255 or int(item) < 0:  # 判断是否属于0-255
                return False
            if str(int(item)) != str(item):  # 判断是否有多余的0
                return False
        return True

    def IPv6(self, IP):
        for item in IP.split(":"):
            if not item:  # 判断为空
                return False
            if not re.findall("^[a-fA-F\d]+$", item):  # 判断是否有其他字符
                return False
            if len(item) > 4:  # 判断长度<=4
                return False

        return True

《李茶的姑妈》观后小记

这部电影开头真的油腻,非常油腻,甚至有些恶心的那种油腻,中年大叔高亮的脑门抹了一层猪油。

强忍着看,要不是有卢靖姗,我可能就看不到结尾了。卢靖姗是唯一解油腻的点。

我一直在想,那个有点青春,有点理想,有点小文艺的开心麻花,怎么变成了开心油条。

但说的都是实话,有钱真好,最起码能让家人过得很幸福,身边的人不再吃苦。当我们真的那么有钱了,会不会也像梁友德和李安迪那样,贪得无厌,从来不觉得钱多,只有认为钱少。

一件衣服

这件衣服是高二,我家老大给我买的,至今八年有余。

要说起这件衣服,拉链一合,脖子缩到衣领里,再大的风也挡得住,也曾经在雨里吟诵苏轼的《定风波》走着回家,实在中二。春天到了,拉链一开,也曾经春风满面,轻狂得意。一开一合,一开一合,八年就过去了,也飞上树梢仰望宇宙,也低到尘埃独善其身。人来来走走、生死别离、缘聚缘散、喜怒忧思,不知有用哪个词哪句话形容,少一个又觉得不够完整。

再回忆这八年,多说一词都是多,有这一件衣服也就够了,风雨得意具是他,忽略最多的也是他。八年走来,已是孑然一身,只有这件衣服还时常穿,愈加平整。

都说人在异乡思故乡

一声蝉鸣,嗦嗦树响。闭着眼,风吹过院子,衣绳上的衣架开始为这凉爽叫好。风扇翁嗡嗡,父亲轻轻咳嗽。母亲翻身,小床吱嘎嘎响。就像从这里一下床,推开门就是厨房,再过一扇门就是客厅,看到吊扇,一圈一圈地,也不知疲倦。走进院子,可以享受这夜晚的寂静,这风的凉爽,可以蹭邻居家的网。抬头看到那棵被我砍过的树,突然几声狗叫,一群蛙鸣。突然一阵大雨,霹雳乓啷。抬头望向那一尺天窗,原来一夜无眠天已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