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 articles in 乐活

一件衣服

这件衣服是高二,我家老大给我买的,至今八年有余。

要说起这件衣服,拉链一合,脖子缩到衣领里,再大的风也挡得住,也曾经在雨里吟诵苏轼的《定风波》走着回家,实在中二。春天到了,拉链一开,也曾经春风满面,轻狂得意。一开一合,一开一合,八年就过去了,也飞上树梢仰望宇宙,也低到尘埃独善其身。人来来走走、生死别离、缘聚缘散、喜怒忧思,不知有用哪个词哪句话形容,少一个又觉得不够完整。

再回忆这八年,多说一词都是多,有这一件衣服也就够了,风雨得意具是他,忽略最多的也是他。八年走来,已是孑然一身,只有这件衣服还时常穿,愈加平整。

都说人在异乡思故乡

一声蝉鸣,嗦嗦树响。闭着眼,风吹过院子,衣绳上的衣架开始为这凉爽叫好。风扇翁嗡嗡,父亲轻轻咳嗽。母亲翻身,小床吱嘎嘎响。就像从这里一下床,推开门就是厨房,再过一扇门就是客厅,看到吊扇,一圈一圈地,也不知疲倦。走进院子,可以享受这夜晚的寂静,这风的凉爽,可以蹭邻居家的网。抬头看到那棵被我砍过的树,突然几声狗叫,一群蛙鸣。突然一阵大雨,霹雳乓啷。抬头望向那一尺天窗,原来一夜无眠天已明。